致力于成为一个有趣的人

【蔺靖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杳杳山水隔番外

我有毒  没写完正文却撸了一篇番外_(:зゝ∠)_

阁主喝醋

微殊琰

开头小学生文笔(bu 其实全文都是

宇宙级ooc!!!

正文   第一章     第二章       第三章   

 

蔺晨写给梅长苏的信

 

长苏吾友:

       你欠我的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当初为了好玩加入你的江左盟,与你不过君子之交,后来你自己去搅动这潭浑水也就罢了,没想到我竟也陷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你初到金陵就不顾自己那孱弱之躯为景琰一步步织就这张大网,还要想方设法不让他知道一切的真相。你们二人,又何必如此相互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你这个“麒麟之才”千算万算,可否算到了我?

       记得当初那次去金陵为你诊治后我是第一次见到景琰吧。

       彼时他一身玄色衣袍逶迤在地上,将散落一地的花瓣扫的散乱。长身玉立,俊逸的面庞在朝阳里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他生于皇朝,他行走于天下最华丽却也是最污秽的亭台宫殿,朱梁为鲜血所染,画栋为白骨雕砌,然而他却始终挺拔如庭前一株芷兰,风雨摧折,未曾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那时我便知道,这至尊皇位,天下再无一人能从他手里夺走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眼,便是万年。

       盼什么琅琊阁公子榜,又求什么世间十大美人,我竟为天下痴迷之人感到可悲。于我,天地之间,只他一人就已足够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以为人生的全部,无论在高峰之巅或低陷之谷,都已给先驱者走遍,一切都已被注意到了,可萧景琰他偏要自己尝试。①

       可他只知坐上那把龙椅即可实现他多年的夙愿,却不知坐上那位置的代价是无尽的孤独。再没有人把它当做挚友,再没有人在他面前澄澈如水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景琰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坚韧如他,长情也如他。

      多少次与他促膝长谈,有多少次与他把酒言欢,可他嘴中,心里却永远只有他的小殊和他最敬重的萧景禹。

      梅长苏,你可知我有时竟是恨极了你,你有何德何能能让景琰为你心折至此?

      罢了,罢了,可能上天为我与景琰书写的命格就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  这造化弄人的命运啊,是你即使隔着千山万水也还是遇见他,是我有心与他饮一杯,而他的酒杯,却早已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来看看景琰到过的地方,希望可以走过他来时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下一次,我一定要比你先遇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暮秋于梅岭

 

 

注释①:出自梭罗《瓦尔登湖》。

 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南城Jes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