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力于成为一个有趣的人

【殊琰】山盟仍在 锦书难托 一发完

·萧景琰直到梅长苏死了才知道真相

·萧景琰已登上皇位

·酥胸npc(?)设定 反正萧景琰对他没有特殊情感

私设大如天:)

·小学生文笔

·ooc宇宙级预警

 

 

 

 

“景琰,我们一起去骑马吧!”

“景琰,我好讨厌父亲请的新夫子。”

“景琰,我又闯祸了,你一定要帮我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“景琰,别怕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小殊!”萧景琰猛地从龙榻上坐起来,摸了摸额角,一手黏腻的冷汗。

      又梦到小殊了。

 

      萧景琰合衣走下龙榻,披上衣服,走到寝宫门外。候在外厅门口的高湛恭敬地弯下身子,“皇上,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老奴?外面露水重得很,皇上当心着凉。”“夜这样深了公公怎么还没睡,派几个侍卫守在这里就行了,朕出去走走,不碍事。”“是。”高湛注注视着这位他看着长大的新帝,缓缓退到阴影处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萧景琰缓缓走到寝宫后面的院子里,紧了紧身上绣着金色游龙的玄黑色大氅,手攀上院中的那株白梅。“已经开的这样旺了。”那双青竹一般的手覆上同样晶莹的花瓣,萧景琰低下头,用鼻子轻嗅着,梅花的气味芳香而又不刺鼻,淡雅闲适,大概翩翩君子就是如此吧。温和体贴,又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。就像……那个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吸了吸鼻子,抬头望向那轮耀眼的甚至有些不真实的月亮。大梁难得的月明星稀的夜晚,上一次又这样好的天气,记得还是在九安山自己领了虎符去调配纪城军的那个晚上吧?好像是很久远的事了。他擦擦眼睛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那时候,小殊他……不对。那个人,那个人还活着吧?守在行宫里的他,大概是在镇定的鼓舞士气。他会不会恢复一点过去的模样呢?情绪翻涌,萧景琰手上用力,不觉间竟将梅枝折断。

 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看着手里那根遒劲弯曲的树枝,又想起了十七岁那个晚上,想起了那双炽热的眼睛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那是小数刚刚随军历练回来的晚上,也是在这样的月夜,几个月没见的小殊突然出现在他屋前,拉着他半夜就溜出了城门。那天晚上小殊把他带到了离金陵城不远的那片树林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两人找了块空旷的草地,合衣躺下,两人的马在不远处吃着草,打着响鼻。那晚明亮的星光下,萧景琰看着林殊激动的侧脸,听他讲这几个月在军中的见闻,心里由衷地为他高兴。他虽是皇帝的儿子,是这世上最尊贵的龙子,但相对的,他也永远无法得到小殊一样的自由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景琰,明年皇上就会给你建府了吧,到时候我们去哪儿都没人管了!跟我去梅岭怎么样!我听说那里有万年不化的雪和深山雪怪!”正说到兴头上的林殊却没听到回话,他转头看到萧景琰一脸严肃的模样,玩心大起,扑到萧景琰身上,又开始玩小时候的把戏。“景琰!你是不是又走神了!我刚才可是认真的!看我挠你痒痒肉!”“小殊!”萧景琰吓了一跳,也开始反击。两个人就在草地上翻滚打闹起来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两个人的呼吸皆变了调子,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脸上,林殊趁萧景琰不备一把把他按在草地上,漫天的星光倒映在萧景琰黑亮的眼睛里,竟让皎洁的月亮都失了颜色。“景琰,”小殊那双如星如焰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从小的玩伴,“你的眼睛好漂亮。”萧景琰愣了愣,竟被林殊的脱线逗得哈哈大笑。“小殊你犯什么病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林殊就一把捂住了他的嘴,皱起了眉头,仿佛内心在挣扎着要做出什么决定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景琰,我好像……”他摇了摇头,“我喜欢你。”萧景琰睁大了眼睛,拨开捂在嘴上的那只手,惊讶的话还没出口,铺天盖地的吻就猛地袭来,萧景琰竟无法挣脱。他从未发现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好朋友力气这么大。

 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睁着眼睛,大脑一片空白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林殊终于放开了他,两人皆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。“小殊你……”“别。”萧景琰又一次被打断,“听我说。这次和你分开这么久,这几个月我只要闲下来脑子里全都是你,恨不得快马加鞭赶回皇城。”林殊咽了口唾沫,“世人以为爱只会发生于男女之间,可我……”他嘴角露出一抹苦笑。那时的萧景琰被林殊眼底的痛苦扰乱了心弦,手忍不住附上林殊的眉眼,“小殊……”林殊抓住萧景琰的手,“景琰,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?”萧景琰摇了摇头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还记得记得那天晚上他的脑子一片乱麻,激烈的感情和冷酷的理智在他的脑中无休止的交战,还有纠结的像是要裂成两半的那种感觉,可最终他还是没有给小殊以答复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天晚上,终是以二人的沉默结尾。

 

      他还记得小殊在回城的路上那个失落无比却又强颜欢笑的表情。

 

 

     真是五味杂陈。萧景琰痛恨那时自己的懦弱与沉默。自那晚以后,小殊与自己之间仿佛有了隔阂,再也不似以前那般亲密。此后不久,他便作为赤焰少帅独自去了梅岭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他本来要和我一起去的,我也该死在那里……”萧景琰后悔至极,心中气血翻涌,竟一拳砸在白梅树干上,震落了大片的花朵。

 

       满天的花瓣,萧景琰看着手上散落的花瓣,袖口的金丝在月光照耀下泛出隐隐的光。他突然低低的笑了,笑得那样开心,但眸子里透出的却是那样浓重的悲伤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抬起了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萧景琰将手中的梅花洒下,迎着那清冷依旧的月光闭上了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小殊,我答应。我答应你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可是你现在又在哪里呢?我又该如何告诉你我的心意?

 

       这漫天的星河,可有一颗是你?

 

 

食用愉快【小红心

 
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南城Jes. | Powered by LOFTER